昔日贫困地寻“出圈”路:“牡丹IP”成融合产业香饽饽

昔日贫困地寻“出圈”路:“牡丹IP”成融合产业香饽饽
甘肃临夏4月29日电 (艾庆龙)28日晚,镭射灯照耀街区、无人机编队展现各式牡丹形状、“牡丹仙子”从天而降……活动时间超过半年的2022年河州牡丹文化嘉年华启幕,这也是当地百亿级首位产业的开始。

  地处西北的甘肃临夏,古称河州,自古就有栽培牡丹的历史,河州牡丹品种繁多、花色多样,其中有“佛头青”“绿蝴蝶”“朱砂红”“河州粉”等名贵品种,尤其是国家三级保护植物,中国特有的濒危物种紫斑牡丹更是独树一帜。清代诗人吴镇曾有“牡丹何处有,胜绝是河州”的佳话。坊间更是将临夏比作“牡丹甲天下”的洛阳城,也就有了“小洛阳”的美誉。

图为蛋雕作品上的牡丹花。 艾庆龙 摄

  值得一提的是,临夏所辖县市曾多为六盘山集中连片特困片区扶贫开发重点县,坊间甚至有“全国脱贫看甘肃,甘肃脱贫看临夏”的言语。随着脱贫攻坚的完成和乡村振兴的实施,如何打造独具特色的文旅产业成为乡村振兴过程中社会各界关注的重点。打造“牡丹IP”,便是临夏的选择。

  记者近日走访临夏州府所在地临夏市,发现牡丹文化已渗透在生活中,无论是花儿、诗词,还是绘画、砖雕、木刻、彩绘,还是牡丹油、牡丹苏打水,更开发出牡丹旅游路线,各领域处处都能见到牡丹元素。

图为临夏开发的牡丹苏打水。 艾庆龙 摄

  “牡丹根皮入药做丹皮,紫斑牡丹还是很好的木本油料作物,牡丹花蕊、花瓣、叶芽都可以做茶。”甘肃省农科院花卉研究所副研究员、科技特派员韩富军作为临夏“牡丹大王”,所在团队培育的紫斑牡丹苗早已“远嫁”河北、福建、山东等地。

  韩富军介绍说,企业与中科院兰州分院、福建省亚热带植物研究所、厦门厦临公司合作,研发紫斑牡丹精深加工系列产品,延伸紫斑牡丹产业链,并共同研发油牡丹春季催花技术,“栽培牡丹种苗,每个周期5年,亩均收入超过10万元”。韩富军说。

  其实,临夏在打造“牡丹IP”过程中,也面临不少问题,该地选择“借船出海”,如邀请各地智库专家针对性解决问题,抑或借助外省优势资源,开发相关产品,如牡丹苏打水、牡丹月饼等。

图为砖雕作品上的牡丹花。 艾庆龙 摄

  “预计年产鲜切花约6000万支,年总产值约1.8亿元,亩均产值可达到60万元。”在百益亿农国际鲜花港项目建设现场,该项目负责人马琳介绍说,该项目以产业带产业,尝试将玫瑰花卉生产技术转化用在牡丹中,冀实现牡丹“标准化”产出。

  记者梳理临夏关于“牡丹”为主的文旅项目,在7年时间内,从河州牡丹文化节到河州牡丹文化月再到河州牡丹文化嘉年华,随着节会名称升级,也从县级市层级的活动逐步上升到地市州层级活动,与各县抱团取暖,共同打造“牡丹IP”。

  “邀请游客到临夏,赏牡丹、观美景、游八坊民居、听河州花儿、品河州美食。”临夏州副州长毛鸿博曾透露,2022年河州牡丹文化嘉年华包括文化论坛、中国花儿大会、品牌体育赛事等15个品牌114项系列活动。(完)

【编辑:程春雨】